第四十七章

  “我今日脸上有花么?怎么都盯着我瞧?”钟念月抬头, 迎上了晋朔帝和孟公公的目光。

  孟公公还以为自己方才说错了话,因而一时不敢接口。

  而晋朔帝深深看了钟念月一眼,这才又挪动了步子。他道:“脸上睡出印子了。”

  “是吗?”钟念月忙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, 却又没摸到什么痕迹。

  “陛下净诓我。”她说罢,扭过了头。

  晋朔帝走上前去, 微微一俯身, 掐了下钟念月的脸颊。

  钟念月:?

  她疑惑地望着他:“怎么, 陛下还要帮着我将印子扯平么?我的脸可不是布。”

  晋朔帝漫不经心地应了声:“嗯。”心思却根本不像是在这里。

  他垂眸看着钟念月。

  殿外的光从屏风透过一些, 洒落在他的肩头。因为逆光的缘故,钟念月都不大能看得清他面上的神情。只觉得他好像在打量她……是和往日里不大相同的那种打量。

  一时间殿内寂静极了。

  孟公公都忍不住挪了挪脚步,有几分惶恐地抬头看了看晋朔帝。

  他发现自己全然猜不透陛下的心思。

  打破沉寂的是钟念月。

  她当先抬手, 反扣住了晋朔帝的手腕。只是她手指的力气自然远不如他,还是晋朔帝松了些力气, 才任由她翻动了他的手。

  钟念月指着他手上的牙印, 惊道:“怎么还没消?”

  晋朔帝:“还想再咬一口?”

  钟念月:“谁叫陛下掐我?我爹都不敢掐我!”

  她是半点也不心虚的。

  晋朔帝听不出语气地道:“朕又不是你爹。”

  “胜似爹吧。”钟念月咂咂嘴。晋朔帝温柔起来的时候,还真同她亲爸有一分相似在的。

  晋朔帝:“……”

  他顿了片刻, 才又不紧不慢地出声:“你好大的胆子, 倒是想做大晋的公主……”

  钟念月摇摇头:“公主又算不得厉害, 我还不稀得做呢。”

  晋朔帝瞧得出来,她当真不稀罕。

  那她稀罕什么?

  晋朔帝一时竟想不出来。

  “殿试何时开始?”钟念月低声问。

  “快了。”晋朔帝敛住思绪,应了声。

  “那一会儿陛下要去外头坐着?”

  “不必。”

  这帮贡生还不至有这样大的脸面。

  只是最后晋朔帝亲自阅卷,再亲自遴选前三甲罢了。

  哪有皇帝坐在殿中, 守着他们作策论的道理?

  外头天光越发明亮,钟念月方才说完话不多时,便有应试者次第而入,几位大学士与左右相,也一并走入了大殿。

  而后是点名、散卷。

  其中流程之漫长、琐碎, 钟念月听得都禁不住打了个呵欠。

  她将声音压得极低,道:“难怪陛下将我带来呢,拿我来解闷是不是?”

  晋朔帝在软榻的这一头坐下,笑看了她一眼,应声:“嗯。”

  此时殿中已经立了无数贡生了,他们其中有家世非凡者,却也有贫苦之身,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,站在这殿中,都有些按不住心下的激动与惶恐。

  他们小心翼翼地抬起头,朝那高阶之上望去。

  龙椅却是空空荡荡。

  此时礼官出声指引他们行礼。

  他们方才又深深拜下去:“参见陛下。”

  晋朔帝原来在那画屏之后啊。

  不知陛下此时是否已经盯住了他们……

  “落座。”

  “开卷,启笔。”

  随着话音落下,一时殿里只剩下了翻动纸张和书写的声音。

  钟念月实在被催得昏昏欲睡。

  她悄然躲在屏风后,朝外头看了一眼,谁晓得一眼看下去,净是密密麻麻,又哪里从中寻得出来钟随安的身影?

  她返身回去,道:“陛下下棋么?”

  晋朔帝点了头,让孟公公去取了来。

  殿中贡生只听得一阵轻又快的脚步声,很快便有小太监带着棋盘和棋子来了。

  钟念月极少下围棋。

  用她的话来说,看得脑仁疼。

  晋朔帝便也跟着学会了五子棋。

  外头在奋笔疾书。

  里头很快也开始了一番你来我往……

  “我下这里,陛下下哪里?”钟念月毫不客气地问。

  晋朔帝抬手一指:“这里。”

  钟念月:“那不成,换个地方下。”

  晋朔帝抬眸,笑看了她一眼,方才又垂下眼眸:“那这里……”

  钟念月点了点头,三两个回合下来,就把晋朔帝赢了。

  虽然赢得很虚假。

  但谁管那个呢?

  胜利的快乐最重要!

  等到再一局的时候,晋朔帝却是不肯更改主意了。

  他静静地凝视着钟念月,淡淡问道:“若是朕不肯改了,念念又如何?”

  孟公公在旁边禁不住抬了下头,他小心地看了晋朔帝一眼。自清水县后,陛下便很少在钟家姑娘跟前,展露出属于帝王的那一面。可今个儿,他总觉得陛下看上去有些气势压人,便好似那山林间的猛兽,展露出了自己的气息来。

  连他见了都觉得背后有些凉。

  再准确一些来说……

  他觉得陛下像是在端详钟家姑娘。

  就如当初,姑娘**时,陛下也是这样,先仔仔细细端详了一番,而后才决心要将姑娘护在掌中的……

  那如今……

  端详的又是什么?

  孟公公怔怔地想。

  孟公公发着怔,而钟念月却是没什么知觉的。

  钟念月理直气壮地道:“我不管,总归陛下要依我。”与往常没什么分别。反正往日里她也是这样,将骄纵两个字写到了底。

  晋朔帝的手指捏住了那黑色的棋子,黑白衬在一处,衬得骨节有力且漂亮。他道:“不成……”

  “为何不成?”钟念月伸手便要去够他手指间的棋子,“那我替陛下下好了。”

  晋朔帝任由她捉住了自己的手,但却没有松开棋子。

  他道:“念念再想一想。”

  “什么?”钟念月头也不抬。

  “念念如此聪颖,自然知晓,要旁人去办一件事时,该想个什么法子。”晋朔帝慢条斯理地道。

  似是极有耐心地和她耗着。

  孟公公缓缓回神。

  他这下又觉得陛下像是有意引着姑娘。

  钟念月掐了一把他的手,想要去掰。

  晋朔帝:“这个法子不成,念念力气太小了。”

  钟念月:?

  您这可就过了分了啊!

  怎么还瞧不起我的力气呢!把你咬得两三天没消牙印的,那不是我么!还不足见我的力气之大么?

  钟念月舔了舔尖尖的牙,唤了声:“陛下。”

  晋朔帝应了声,道:“嗯。”“上回在诗宴上,你是如何唤你哥哥的?”

  如何?

  不就那么唤的么?

  钟念月惊了惊。天哪,难道晋朔帝觉得自己年纪尚轻,于是也想听一声……钟念月试探出声:“哥哥?”

  晋朔帝的动作突地一顿。

  因为手指突然间用力过猛,那指间的棋子都“啪”的一下飞了出去,摔落在地面。于寂静的宫殿中,显得有几分响亮。

  那高阶之下的贡生们,都不由茫然地抬了一下头。

  晋朔帝抿了下唇。

  他本意并不是要钟念月这样唤他。

  但钟念月觉着就是这么回事了。

  她咂咂嘴,心道,要真是我哥哥那还挺不错,下回见了太子,我就能亲切地拍拍他的肩,喊一声“大侄子”。

  不等晋朔帝回过神来,钟念月便连着一溜儿地喊了几声:“哥哥,哥哥……”

  “行了吧?再输我四局!然后我们换纸牌玩儿!”钟念月脆声道。

  晋朔帝:“……好。”

  孟公公人都听得恍惚了。

  陛下、陛下是这么个意思吗?这辈分……都乱成什么模样了啊……

  晋朔帝弯腰将棋子捡起来,这才轻轻放在了棋盘上。

  钟念月乘胜追击,很快五颗棋子连成一线,赢了。

  没玩两局,她娇声道:“我还有些饿了。”

  晋朔帝看了一眼孟公公,孟公公便极为知趣地下去准备食物去了。

  众人便只又听得一阵宫人的脚步声。

  随即好像有些食物的香气,缓缓在殿内散开了。

  钟随安坐在桌案前,嘴角抽了抽。

  不知为何,他总觉着那画屏之后,兴许有她妹妹在。方才“啪”那一声轻响,指不准玩的是什么东西呢……

  此时画屏后,钟念月挑挑拣拣道:“怎么今日御膳房没有做金丝卷?”

  晋朔帝道:“五日才许吃一回。你上回吃,是三日前。”

  钟念月轻叹一口气:“何时我才能拥有食物自由?”

  晋朔帝手上一顿,再度看向她:“你想想法子。”

  钟念月一怔。

  听这话,倒好像今日吃一吃金丝卷,是有门儿的?

  怎么?还要叫哥哥么?

  她哥还坐在大殿里答题呢。

  钟念月眼珠子转了转,倒是很快想了个恶心人的法子。

  她缓缓伸出手去,揪住了晋朔帝的袖子,揉成一团,掐在掌中,然后才拽两下,嗓音愈见娇气地道:“陛下……我要吃金丝卷。”

  晋朔帝:“还有呢?”

  钟念月心说今日在吃食上这么好说话?

  钟念月掰着手指头道:“再来些云片糕、琥珀核桃,还有玫瑰丸子,都可以来一点……”

  晋朔帝失笑道:“谁同你说这个?”

  钟念月:“不然?”

  晋朔帝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袖子。

  钟念月恍然大悟,把他另一个袖子也皱巴巴地团在手里揪住了,晃两下再喊:“我要吃,我要吃,饿了,饿了。”

  孟公公听得都哭笑不得了。

  心道姑娘时而撒起娇来,叫人分外抵挡不住。

  今个儿却偏偏又这样胡闹,这哪叫撒娇呢?跟那外头的知了似的,张嘴就只会这么两句话。

  晋朔帝也不觉得吵耳朵,甚至还像是受用了一般。

  他道:“孟胜,去御膳房。”

  孟公公惊愕地应了声,转身去了。

  等走出了大殿,他方才觉着,陛下绕了那么大一个圈子,便是为了叫姑娘撒娇来听罢。.

  你是天才,一秒记住:,网址..

小说铺子手机阅读地址https://m.baicaipuzi.com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。
小说铺子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皇后她作天作地(穿书),皇后她作天作地(穿书)最新章节,皇后她作天作地(穿书) 171小说网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