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四章

  钟念月慢条斯理地用了大半送来的食物。

  今个儿晋朔帝倒是极“大方”的, 什么都管够,而没有管制她。只可惜她一口气也吃不下。

  “香桃,盖上吧。”

  “哎。”

  香桃应声, 忙将食盒装好了。

  这时候一阵微凉的春风吹来,其他人腹中咕叽了两声,心底都禁不住埋怨起了长公主, 好端端的非要搞个新鲜玩意儿, 什么百花酥不酥的, 赏花便是了,给咱们吃些寻常食物不好么?

  现在反倒叫钟念月看了她们的笑话去!

  她们心有不快, 便只好一味喝着茶,再说着话来打发时间。

  长公主迟迟不露面,本来她们还觉得人家是皇室中人, 晋朔帝的亲姐姐,自然该有这样的派头, 还令人艳羡不已呢, 只恨不得自己也有这样的地位才好。

  可现下么?

  长公主未免太拿架子了些!

  众人掩下面上各色的思绪。

  不知是谁先起了个头:“你们谁知道朱家走水了, 一场大火烧了个精光?”

  “哪里烧光了?分明是烧了一半。另一半还好好的, 只是死了几个主子,下人倒是活得好好的,这家下人也着实无状。”

  “哪里关下人的事呢?”周姑娘冷笑一声, 道:“我都听我三叔说了, 分明是那朱幼怡存了心思要杀她的二婶,便屏退了下人。先杀人再放火,连二房的两个小公子,都跟着一块儿葬身了火海。”

  钟念月不快地皱了下眉。

  但想到这些人并不知晓她和朱幼怡的交情,大约就是当一桩八卦谈资来议论了, 她方才没有动手。

  “为的什么?”又有人问。

  “大房无子,二房有两个儿子,大房没有依仗,自然是早就因妒成恨,又怀恨在心了。”

  钟念月眼眸一转,那张天仙般的脸上,唇微张:“放屁。”

  说话的人被她一噎,顿时面露恼怒之色:“那你以为是什么缘故?”

  钟念月反问她:“你是刑部的?你去过现场,办过案?你倒是知晓得这样清楚。怎么,当初你就躲在朱幼怡的床底下?”

  “不必同她说,她钟家只她一个独女,没准儿还觉着与那朱幼怡同病相怜呢。”周姑娘气愤地道。

  “幸而朱幼怡死了,否则如她这般的,还不知将来要闹出多大的乱子呢。”周姑娘轻哼一声,言语间倒像是在影射钟念月也应当落个一样的下场才是。

  钟念月突然扭头看向高淑儿:“你去打她。”

  高淑儿:“我?”

  她以为钟念月说错了话。

  “嗯。自己便是女子,却偏要议论人家没儿子因妒成恨。什么东西?”钟念月嗤笑一声。

  罗慧闻声,忍不住转头多看了她一眼。

  “你以为高淑儿会听你的?”周姑娘又气又愤。

  钟念月:“嗯。”

  高淑儿咬了咬唇。

  她得罪不起钟念月。那万一将来要做我婆婆怎么办?实在是对不起了。

  她一步上前,抬手抽了周姑娘一耳光。

  ……打人真痛快。

  难怪钟念月连三皇子都敢打。

  高淑儿愣愣地吐出一口气。

  周姑娘被抽得愣住了,半晌才反应过来,捂着半张脸尖叫了一声:“你,你怎么敢?”

  “我管你议论谁,下回莫要议论朱幼怡,知道么?”钟念月轻声道。

  尤其是想起来朱夫人因着小产了一回,身子才拖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,便更觉得这帮人口中的“无子论”讽刺了。

  下回再有谁这样说,她一定把人的牙都给拔了!

  高淑儿怔了片刻,禁不住回头去看钟念月。

  是为朱幼怡打的?

  钟念月与朱幼怡何时有这样深厚的情谊了?

  高淑儿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巴掌。

  一时间心底还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……艳羡。

  她原先与周姑娘说得上话,还有什么丁姑娘、方姑娘、张姑娘……都是一个圈子里的好友。

  但若是哪日她遭了难,谁会来为她说话?谁会来为她打别人的脸?

  “你等着罢,我定要告状去……”周姑娘咬牙切齿。

  “告给谁?长公主?她自是不会管这样的事。告诉我爹我娘?他们疼我疼到了骨子里,哪里会理会你呢?再告到哪里去?告到陛下那里去?你若不知晓皇宫的门朝哪边开,我可以带你去。”钟念月倚着椅子,懒怠地出声。

  “你这泼妇……”周姑娘被她说得脸都涨红了,一时竟还真找不到对付钟念月的法子。

  钟念月咂嘴。

  做无法无天的纨绔可真好。

  “原来不止本皇子觉得她是个泼妇。”却听得三皇子冷笑一声,走近了。

  众人一愣,连忙起身见礼。

  而那周姑娘自觉来了救星一般,忙道:“正是,殿下,这钟念月她无故叫人……”

  还不等周姑娘将话说完,三皇子便忍不住盯住了高淑儿。

  盯得高淑儿一时都局促了起来。

  三皇子嗤笑一声,道:“只是我想不出来,这个高家女原先与你不合吧?早前春猎时,我都还记得她看向你的目光……今日怎么这样听你的话?”

  三皇子说罢,在钟念月的桌案旁停住脚步,微一侧身,想要去捏住钟念月的脸,仔仔细细打量这女人到底生得一张如何会迷惑人的面容,会迷惑住太子,能叫父皇心软,如今连女人都不放过了……

  那厢高淑儿面色羞红,自然是说不出话。

  而周姑娘的话全部被堵了回去,顿时脸色更加难看了。瞧这模样,很显然,三皇子并不是来为她做主的……

  钟念月一抬眸,同时抬手拍开了三皇子的肩,将他推得远了些。

  “殿下自己不会想么?”

  三皇子却盯住了她那只手,道:“怎么?怕太子在这里,瞧见了我与你亲近?这就将我推开了?”

  高淑儿面色古怪地看了看三皇子。

  心道。

  傻殿下。

  应当是怕被陛下瞧见,然后三殿下你人没了吧?

  高淑儿今天可实在是一口气体验了太多从未体验过的东西,瞧瞧,这如今,她竟觉得自己个儿真聪明了!

  比三殿下都还要聪明!

  这厢的钟念月哪里会去接三皇子的话。

  顺着他的话往下说,不管是否认还是肯定,那都叫落了下乘。

  钟念月淡淡道:“殿下怎么闻着味儿来了?”

  三皇子哼笑道:“皇子驾临何处,是你能管的吗?”说完,他才觉得不对。他答了钟念月的话,不就等同肯定了那句“闻着味儿来”吗?什么才会闻着味儿来?

  那不是狗吗!

  三皇子阴沉地看了一眼钟念月。

  他是真想把这人娶回家,慢慢折磨,要听着她喊“以夫为天”才好!

  三皇子今日会来,实则是因为庄妃为他选的妻子,今日来赴了长公主的赏花宴。

  长公主乃是他的长辈,他也来赴宴,没有什么不妥。正可趁机看一看,他母妃为他选的冯家女,是个丑女,还是个好看的女人……

  只是今日才往园子里一站,三皇子便惊觉,满室光华拢作一处,也不抵钟念月一个。

  这刁蛮的钟家姑娘,竟是独一份儿的最美。

  一时间,三皇子也就看不见冯家女了。

  周姑娘这会儿实在忍不住了,又哀哀地唤了一声:“三皇子……”

  如今三皇子年纪也渐渐长起来了,虽说离及冠还早着,但也能娶亲了。周姑娘看着他的目光,自然就有所不同了。

  三皇子回头:“怎么?”

  “钟念月她……”

  钟念月歪头,发髻间的步摇摇摇晃晃,那晶莹剔透的珠子,与她的面容映衬在一处,衬得她冰肌玉骨、美丽动人。

  她失笑道:“你要同三皇子告我的状?”

  三皇子道:“我可不管你们女人家的事。”

  罗慧轻咳一声,起身缓缓道:“到底是不该议论那些未曾盖棺定论的事,此事不如以大化小罢?”

  钟念月惊讶地看了她一眼,没想到罗慧会出来做好人。

  钟念月想了想。

  难怪原女主这样忌惮我呢?

  我也觉得自己特别像是拿了一个大反派剧本,谁人都来维护我、拥护我,更助长了我嚣张气焰的炮灰女配。

  周姑娘还想说些什么。

  只听得有人拉长了语调道:“长公主到。”

  于是什么不快都只能暂且按下了。

  她抚了抚自己的面颊,再看向方才与自己议论的那几个人,心底更生不平,她们为何没有挨打?却偏偏是她一人丢了脸?

  那几人也不自觉地躲开了她的目光,心下一边松了口气,一边又觉得惶惶然。

  钟念月可以不顾忌名声,她们却是要的。

  也幸而,只有周姑娘一个人挨了打。

  几个目光来回间,这帮人之间嫌隙顿生。

  钟念月只扫了一眼,便没有再分多余的目光给她们了。

  这便是她为什么只叫高淑儿去打了周姑娘。

  每个都打一顿,反而叫人家心生愤恨,互相团结起来,背地里还不知道要怎么议论朱家的事。只打一个,那自然都要多想了。

  她拨弄着怀里的香炉,心下的郁郁不快的确是好了许多。

  这赏花宴冗长又无聊。

  长公主主持着众人以花作词,钟念月直接推脱不玩了。周姑娘这帮人刚才才吃了她的亏,倒也不敢逼着她去作。

  时间一混便混了过去。

  倒是她身旁的罗慧作了好几首诗词,得了长公主的大肆赞扬。

  就在钟念月昏昏欲睡时,她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个小太监,那小太监道:“姑娘是不是累了?”

  钟念月一下惊醒了:“嗯?”

  小太监讪笑道:“主子让奴婢同姑娘说,姑娘若是想要提早退去……”

  钟念月熟门熟路地道:“求他是不是?”

  小太监只傻笑三声,并不敢应声。

  钟念月起身道:“走罢,你家主子在何处?领我过去罢。我摘朵花去给他。”

  小太监连连应声,叫香桃扶住了钟念月,便悄然离了场。

  这会儿大家都沉浸在作诗词之中,倒也没多少人发觉。

  不多时,那厢三皇子也被人请走了。

  再等上一会儿。

  有人来到长公主身边,与她耳语几句。

  长公主当即便笑道:“便由我的女儿来主持,我去去就来。”

  说罢,她起身一提裙摆,疾步向前。

  等走出一段路了,她方才问身边的人:“你说陛下在等我?”她面容惊愕,眼底还藏着一分恐惧。

  这厢钟念月方才抵了一间厅堂。

  晋朔帝坐在主位上,驸马跪在他的跟前,连头也不敢抬。

  紧跟着,三皇子也到了。

  三皇子见了她也是一愣,但这也顾不上了,便只先向座上的晋朔帝见了见礼。

  晋朔帝:“起身罢。”

  于是只有三皇子一人起身了。

  钟念月心道今个儿这么多人,倒是有些不大好意思,正犹犹豫豫要不要也行个礼,那厢晋朔帝便笑了下:“怎么,今个儿腰疼?朕给你揉揉?”.

  你是天才,一秒记住:,网址..

小说铺子手机阅读地址https://m.baicaipuzi.com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。
小说铺子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皇后她作天作地(穿书),皇后她作天作地(穿书)最新章节,皇后她作天作地(穿书) 171小说网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