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五章

  一封信摆在了相公子的面前。

  扮做成□□人的少女, 推开门匆匆走了进来。

  “公子派去的人将信儿传回来了?”她颤声问。

  相公子低低应了声:“嗯。”

  她疾步走到桌案跟前,本能地伸手想要去拿那封信。

  她忌惮钟念月入骨,但钟念月如今究竟是个什么情形,她还一概不知呢。

  替下了太子, 她便一跃而起, 成为晋朔帝捧在手心的人了?不,也未必, 晋朔帝的性情凉薄冷酷得很……

  她念头刚起, 便被相公子按住了手腕。

  相公子笑道:“你急什么?”

  她这才顿住了, 勉强挤出笑容来:“公子莫要不信我, 这个钟家姑娘着实邪门儿得很,我心中忌惮她,这才慌了手脚。”

  相公子此时缓缓拆开了那封信。

  她连忙将目光落了上去。

  第一眼辨认过去……这字真丑。

  只听得相公子淡淡道了一声:“原来这个钟家姑娘生得是, 倾国倾城, 恍如神女之貌啊。”

  少女闻声心下一惊,这才强迫自己摒弃那些偏见,仔仔细细盯着那信上的内容看了起来。而这一看, 她的脸色变禁不住变得难看了起来。

  只因那上面通篇尽是对钟念月的溢美之词。

  她咬牙切齿道:“公子派去的人,难不成是被她迷住了吗?”

  相公子好笑地看了她一眼:“你以为我派去的是什么人?一个正当壮年的男子?还近不得那车舆, 就要被禁卫斩杀了。我派去的是个貌美且柔弱, 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, 只有这样,她才进得了门。”

  少女面上不由青红一片, 眉眼间有几点尴尬之色滑过。

  相公子却还问她:“你道这女子, 又如何被一个女子迷住呢?”

  少女答不上来,又觉得自己方才的种种行径,似是又暴-露了自己的急躁, 还有在钟念月跟前的自卑。

  明明都已经重头来过了,为何她还要怕钟念月?

  她攥紧手指,一时目光乱晃,最后落在了那封信的落款上。

  相公子并没有要避开她的意思,因而她看了个清清楚楚。

  落款:洛娘。

  洛娘?!

  洛娘竟也是他的人!

  她心下惊愕,一面又露出了嫌恶与畏惧之色。

  此人会在几年后,成为京中赫赫有名的蛇蝎美人,先是给三皇子的表兄做了外室,而后又辗转与大皇子相好了,……不知与多少个男子纠缠过。尤其那些形容猥琐的男子见了她,都好像失了脑子一般,任由洛娘以低贱之躯,自命“洛夫人”在京中贵妇圈中来去。

  实在令人分外不耻。

  她的追求者也甚众,可却与洛娘全然不同。

  想到这里,少女心底浮动起了一分急躁。

  同她示好者,本不止太子,还有另一个相当重要的人……那便是钟念月的兄长。只是这辈子一切全然变了,到如今她也没机会见钟随安一面。

  她张张嘴,正要同相公子提议,相公子却更先开了口:“……居然不成。”

  什么居然不成?

  她低头重新去看那封信,才留心到后半段又提及,洛娘有意勾引晋朔帝,未成,还险些被看破。多亏宣平世子中意于她,这才免逃大难。

  她倒是暗暗笑了下。

  可见不是人人都受这洛娘的引-诱的。至少晋朔帝这般人,是不会轻易软下心肠来的。

  “宣平世子……”相公子又喃喃念了这四字。

  却不知为何,似是十分在意。

  “公子,听闻他们今日在九江县外驻扎了下来,不如我们也就近去瞧一瞧……”她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提议。

  “他们在九江救灾,你以为是在逛集市?你我这般模样,混入灾民之中,那就等于明晃晃的靶子。等着罢。”相公子道。

  此后相公子要洛娘每日都送一封信回来。

  少女不由问他:“公子不怕她被发现吗?”

  “若是发现了,她自会想法子。你凭的是你周身的气运,而她凭的是她每每绝地逢生的本领。”相公子随口道。

  少女见他说得平淡,平淡中都透出了凉薄。

  心道这又是一个不轻易近女色的。

  想必就算见了钟念月,也不会为钟念月的姿容所打动。

  她更放了心。

  相公子很快拆了第二封信。

  通篇先又是对钟念月的一番溢美之词。她骤然想到,若是每日都要先看一遍这些话,对她来说,实在是种莫大的折磨。

  她忍不住出声:“写一回便罢了,今日怎么又写?”

  相公子懒洋洋道:“是你说那钟家姑娘是个变数,恐成我的阻碍劫数,我这才命洛娘将她一言一行都记下来……便是今日穿的什么,吃的什么,有甚么喜好,都要记下。怎么?”

  他扭头看她。

  她也只能闭嘴了。

  只是绷紧的嘴角还是忍不住抖了两下。

  那洛娘是如何记的呢?

  她今日着鹅黄色衣衫,头戴珍珠钗环,倚在窗前,一手握着书,一手端着茶,低眉颔首时,面上有莹莹光华……

  这样一写,那纸上的人都好似活了过来,真脆生生立在了面前。

  这会儿洛娘都已经开始写第三封信了。

  钟念月便坐在她的对面,信口胡诌道:“她今日着绿色衣衫,头戴玉蝉,梳着堕马髻……”

  晋朔帝在后面好一阵无语,但也只能不紧不慢地笑着提醒她道:“念念,堕马髻乃是妇人梳的。”

  钟念月听见笑声,当下回了头,漫不经心地道:“那便改作,改作……”

  她都没自个儿梳过头,又从未追过京中的流行,一时还真说不出来。她脑子里就只剩个堕马髻、飞仙髻,这般常在小说里见到的发型。

  晋朔帝为她梳过发髻,倒还真仔细去了解了,这年轻女子和那已婚的女子,都梳什么发髻。

  他道:“垂鬟分肖髻。”

  钟念月:“那便写这个罢……”

  洛娘应声。

  钟念月并没有急着将目光挪回去,她先是将晋朔帝上下一打量,晋朔帝便也就这样任由她打量,随后她才道:“手中执笔,坐于案前。”

  钟念月哪会手握什么书呢?

  昨日手里握书的乃是晋朔帝。

  今日执笔坐案前的也是晋朔帝。

  左右晋朔帝在做什么,但凡让她瞧见了,也就成了她胡编乱造的素材了。

  明个儿就得送到那位相公子的手里去。

  晋朔帝原先还对洛娘在信中百般夸赞钟念月有所不满。

  他本能的怀着私心地,不愿旁人窥见她身上的半点光华。

  不过这般胡编乱造也就罢了……

  钟念月如今还作少年郎的打扮,那落在纸上的钟念月的模样,自然皆是虚构出来的。

  晋朔帝觉得这样倒也有两分意思了。

  便好似旁人所见,皆是虚假,独他才能得见念念究竟是个什么模样。

  于是就生了三分纵容出来。

  洛娘酣畅淋漓地夸完了钟念月,然后才抬起头来怯怯问道:“今日也写城中的境况吗?”

  “写罢。”晋朔帝道。

  洛娘得令这才敢往下写。

  她也隐约察觉到。

  这信于相公子来说,是他了解晋朔帝一行人的途径,但同样也是晋朔帝钓他露面的饵。

  相公子这般谨慎的人,会不会露面,就端看这信中的东西够不够吸引人了。

  洛娘深吸一口气,便又接着往下写了。

  另一厢,相公子紧盯着信上的内容,缓缓皱起了眉:“三皇子竟然一力肩负起了救治灾民之责……”

  少女脱口而出:“不可能!”

  三皇子心性恶毒,别说是黎民百姓了,便是他自己的亲人,日夜陪伴的宫人,他也未必会与人共情。晋朔帝怎么会将这样的事交给他?

  一直神色悠闲的相公子,这才缓缓撕碎了手中的信。

  冷冷道:“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啊。”

  转眼第三日。

  信再来。

  除了开篇依旧的夸赞外,后面便提及钟氏女有一兄长,如今分管清淤、建屋,遏制疫病蔓延诸事,此人年纪轻轻,却极为得用……

  相公子突然问:“你原先说,钟氏女与太子甚密?”

  “是。”

  相公子沉声道:“我可不愿见到太子有这般助力。”

  第四日。

  小船铸成,下水救人。

  九江县中乱象渐渐平息。

  这都不消洛娘来信说了,便是相公子手底下的人都报过来了,那人还道:“三皇子每日天不亮便起,年纪虽轻,在多方相辅之下,却也勉强揽住了手头的大事。若到九江县,还可听见百姓对他感激涕零的声音……”

  这说的是三皇子?

  不可能!

  与他们一般想法的,还有三皇子的表兄余光。

  余光左等右等,都没能等来三皇子来问他,“表兄,我该如何是好”。他年级长,主意多,三皇子又听庄妃的话,往日里可没少同他说这句话啊!

  余光看向不远处。

  只见三皇子一脚深一脚浅地走向了钟随安。

  他又遇上些麻烦了。

  王大人,老古板,问不得,问了还要同父皇说。

  钟念月,又时时与父皇在一处,又爱骂他蠢。

  三皇子便琢磨出了个新路子。

  他学会去找钟随安了。

  想一想,若是将来真要娶钟念月那泼妇回家,岂不是也应当与她兄长打好关系么。

  钟随安不喜三皇子。

  但相比之下,他如今更厌憎的是太子。因而三皇子在他跟前躬身弯腰,难得拿出那三分礼节来,钟随安也就给了面子。一时间,那表面瞧着倒还有几分和乐融融的味道。

  这可叫余光攥紧了拳头,心下之不甘,几乎要将拳头都捏碎一般。

  等他回去,一定要好好同姑姑说一说!

  这厢晋朔帝也将三皇子请教的模样收入了眼底。他原先如何提点三皇子,三皇子一概都抛在了脑后,仿佛扶不起的阿斗。

  晋朔帝轻声道:“念念真是温柔。”

  若非钟念月愿意与三皇子说话,钟随安恐怕也不会理会的。

  钟念月闻声,疑惑地转过了头。

  嗯?

  她做什么了?她什么也没做啊。

  ……兴许是在晋朔帝心中,她做什么都是好的。.

  你是天才,一秒记住:,网址..

小说铺子手机阅读地址https://m.baicaipuzi.com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。
小说铺子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皇后她作天作地(穿书),皇后她作天作地(穿书)最新章节,皇后她作天作地(穿书) 171小说网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